亲和色谱填料

CellufineTMSulfate

用于病毒、病毒/微生物抗原和肝素结合蛋白的浓缩、纯化以及去除内毒素。

  疫苗和临床诊断方面的进步已经产生了对大量高纯度和浓缩的病毒以及病毒或微生物抗原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Cellufine Sulfate亲和填料是一种简单、快速、有效的浓缩、纯化和去除這些重要产品的热原。

  Cellufine Sulfate不仅可消除传统的超速离心沉降法和密度梯度方法的繁琐、耗时和潜在的不安全性,还能显著提高浓度和纯度。 Cellufine Sulfate可以减少或消除与固定化硫酸葡聚糖、硫酸软骨素或肝素有关的损耗、配体泄漏和重现性问题。

   通过离子强度的简单逐步或梯度增加来影响结合产物的洗脱。

特征Features

  • 对多种活病毒、灭活的或结构分裂的病毒、微生物抗原和肝素结合蛋白具有亲和力。
  • 封闭柱操作确保安全性和产品无菌
  • 内毒素不结合,可快速和无污染的去除热原
  • 刚性,高强度微球
  • 可高压灭菌

优势Benefit

  • 比超速离心更有效去除培养基和宿主细胞中的污染物
  • 避免过多的产品处理和安全问题,尤其是病毒制剂
  • 同时浓缩和纯化可提高产量,减少加工步骤,时间和成本
  • 温和的结合和洗脱条件提供高容量和产品产量
  • 抗压缩,即使在大型色谱柱中也能为高速处理提供快速流动,使其易于放大
  • 耐碱性化学除热原,可用福尔马林化学灭菌
Cellufine Sulfate的配体结构
Figure1Partial Structure of Cellufine Sulfate
特点
基质 纤维素
粒径 ca. 40 – 130 µm
颗粒形状 球形
排阻极限 3kD
活化基团 硫酸酯
总硫 >700 µg/g dry
蛋白
溶菌酶 :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 :

>3 mg/ml
7 mg/ml
环境耐受性 耐0.1M NaOH,含有0.1%的37%福尔马林
工作压力 <2 bar (30 psi)
高温高压灭菌 在中性pH下悬浮; 121°C 30分钟
存储 14%的乙醇悬浮液

流动特性Flow Properties

Cellufine Sulfate的流速特性
Figure2Pressure / Flow Curves

The nearly rigid properties 球形纤维素基质的良好刚性特性使其拥有出色的流动性,特别是在大型生产柱中

层析柱 A
90 x 200 mm
层析柱 B
350 x 200 mm

病毒,病毒/微生物抗原Virus, Viral/Microbial Antigens

病毒 病毒/微生物制剂
  • 狂犬病*
  • 流感*
  • 日本脑炎*
  • 猫白血病
  • 猫疱疹
  • 猫杯状病毒
  • 呼吸多核体病毒
  • 人类单纯疱疹
  • 人类麻疹
  • 人类副流感病毒
  • 人冠状病毒 OC43
  • 单纯疱疹病毒gA和gB糖蛋白亚基*
  •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
  • 百日咳博德特氏菌丝状血凝素
  • 白细胞增多促进因子血凝素
*这些应用案例由美国和海外专利提供。
请查询有关详情和经营许可。

Table 1There are many applications of Cellufine Sulfate in the concentration or
purification of viral and microbial anifigensm proteins and viruses.

用Cellufine Sulfate纯化人冠状病毒(OC43)的实例Example of purification of human coronavirus (OC43) with Cellufine Sulfate

这是纯化人类冠状病毒(OC43)的示例。冠状病毒具有包膜蛋白。 因此,Cellufine Sulfate能够吸附和纯化冠状病毒。

详细技术资料可从以下下载

使用Cellufine Sulfate的人冠状病毒(OC43)的纯化数据
Column
I.D. 5 mm x height 15 mm (0.3 ml)
Sample
Vero cell lysate including BPL-inactivated virus
Virus strain
Human corona virus(HCoV) OC43
Flow rate
0.3 ml/min (residence 1 min)
Equilibration
10 mM sodium phosphate, 150 mM sodium chloride, pH 7.4
Elution
10 mM sodium phosphate, 2 M sodium chloride, pH 7.4

狂犬病病毒纯化Refinement case of a virus of rabies

  图3中的示例说明了用Cellufine Sulfate在传统的病毒制剂上获得的高度濃縮、纯化和収率。

使用Cellufine Sulfate的狂犬病病毒的纯化数据
Figure3Purification of Rabies virus from chick embryo tissue culture fluid
层析柱
50 x 70 mm (140 ml)
缓冲液
0.01M磷酸盐(pH 7.2)
洗脱
1M NaCl/0.01M磷酸盐(pH 7.2)
上样 洗脱
体积 (ml) 4,200 50
病毒滴度 32 4,096
蛋白质 (µg/ml) 8.5 14
收率 (%) 100 152
纯化因子 79x
浓度系数 126x

Table 2Concetration and Purification of virus with Cellufine Sulfate

流感病毒纯化Refinement case of the flu virus

  将鸡蛋尿囊液直接加载到33.3 mL凝胶柱床上,在洗脱液中回收了94.5%的病毒

体积(ml) 病毒滴度 Titer TCA-N µg/ml 收率(%) 纯化倍数 Purification
尿囊液 4200 77 337.1 100 1
洗涤 6700 1 209.2 2.1 -
洗脱 170 1797 448.0 94.5 20.1

Table 3Purification of Influenza virus from hen's egg allantoic fluid

层析柱
50 x 170 mm
缓冲液
0.01M 磷酸盐 pH 7.4
洗涤
0.01M 磷酸盐 pH 7.2 + 0.2M 氯化钠
洗脱
0.01M 磷酸盐 pH 7.0 + 1.5M 氯化钠

抗原蛋白纯化和去热源Antigenic Protein Purification and Depyrogenation

  Cellufine Sulfate对病毒和其他微生物提取物除热原是一个理想的选择,因为它不结合内毒素。 图4显示了从百日咳鲍氏杆菌中纯化丝状血凝素(FHA)。

使用Cellufine Sulfate去除百日咳杆菌丝状血凝素(FHA)中内毒素的数据
Figure4Purification of filamentous hemagglutinin from B. pertussis
层析柱
16 x 70 mm (20 ml)
样品
800 ml百日咳博德特氏菌培养液
(通过鲎裂解物测试,内毒素滴度 > 1015)
缓冲液
0.01M 磷酸盐 (pH 7.6)
洗脱液
1M NaCl/0.01M 磷酸盐 (pH 7.6)
FHA产率
94%
纯化因子
20x
浓度系数
28x (30 ml product)
内毒素
经鲎试剂、家兔热原和小鼠毒性试验,均低于标准水平。

蛋白质纯化Protein Purification

  Cellufine Sulfate模仿肝素或硫酸葡聚糖对许多蛋白质的亲和力。它可以作为一种亲和力 结合特定的血浆蛋白,细胞生长因子和脂肪酶, 其容量可与传统的肝素凝胶相媲美。

结合蛋白 非结合蛋白
  • 抗凝血酶III
  • β-脂蛋白
  • 补体 C5, C6, C8
  • 补体 C3 激活剂
  • 胰蛋白酶
  • 胰蛋白酶抑制剂
  • 胰凝乳蛋白酶原
  • 溶菌酶
  • 脲酶
  • 过氧化氢酶
  • 因子 IX
  • 白蛋白
  • α-脂蛋白
  • 补 C3, C9
  • 补充C1, C3b失活剂
  • 免疫球蛋白G
  • 血浆铜蓝蛋白
  • α2-巨球蛋白
  • 核糖核酸酶
  • 杆菌肽
  • 葡萄糖氧化酶
*结合和洗脱非常迅速,并且可以在梯度模式下产生非常精细的分离

Table 4

从小牛胸腺中纯化部分纯化的酪蛋白激酶IIPurification of Partially Purified Casein Kinase II from Calf Thymus

使用Cellufine Sulfate的牛胸腺中酪蛋白激酶Ⅱ的纯化数据
Figure5
层析柱
10 x 20 mm
样品
7 ml
缓冲液
50mM Tris-HCl (pH 7.9)
+ 50mM MgCl2
+ 0.1mM EDTA
+ 0.1mM PMS
+ 0.5mM DTT
+ 25 % glycerol
洗脱液
0.05 – 1.0M NaCl缓冲液

特殊定制

可根据客户需求承接特定填料的可开(商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