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模式色谱填料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主要用于具有强疏水性分子的纯化浓缩,如病毒样颗粒(VLPs)。Cellufine MAX AminoButyl是在Cellufine MAX Butyl的基础上进行了优化,从而提高了靶向分子的回收率。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配体结构如图1所示。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图1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配体结构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规格和特性描述如表1和表2所示

表1.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规格
项目  
N含量 (μmol/ml) 20 - 33
洗脱体积 (ml)
 α-胰凝乳蛋白酶原A(HIC模式)
 胃蛋白酶(IEX模式)
 
12.0 - 17.0
12.0 - 17.0
显微镜检查 (%) < 5

表2.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特征
基质 高度交联的纤维素
粒径 90μm (40 – 130 μm)
配基 丁基 + 伯胺
2M(NH 4)2 SO4中的蛋白质吸附(1) α-胰凝乳蛋白酶原A; +
核糖核酸酶A; -
溶菌酶; -
20mM Tris-HCl(pH7.5)中的蛋白质吸附(2) 转铁蛋白; -
BSA; +
胃蛋白酶; +
+; 吸附, -; 没有吸附


由于基质是高度交联的纤维素粒子,Cellufine MAX AminoButyl显示出优异的流动特性 如图2所示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图2.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的压力流量曲线
(条件:柱/2.2 cm ID x 20 cm,流动相/纯水(24±1℃))


dot


Cellufine™MAX AminoButyl的应用
用Cellufine AminoButyl从酵母发酵液中纯化r-HBsAg(重组乙肝表面抗原)VLPs

  将部分纯化的乙肝表面抗原(r-HBsAg)VLPs溶液上样至Cellufine MAX AminoButyl色谱柱(16mm内径×500mm高), 然后用20mm磷酸缓冲液(pH 7.0)充分冲洗色谱柱。首先用含0.1% Triton X的磷酸盐缓冲液(pH 7.0)作为洗脱液(洗脱1)。 然后用2 M NaCl洗脱液洗脱分子(洗脱2)。再对各组分进行回收分析。

  下图显示了用Cellufine AminoButyl纯化乙肝表面抗原(r-HBsAg)VLPs的色谱图 。乙肝表面抗原(r-HBsAg)病毒样颗粒可用ELISA法检测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VLP病毒样颗粒 蛋白
nU % ug %
上样 4,260 100 2,320 100
流穿 480 11 350 13
洗脱 1 2,060 48 770 30
洗脱 2 172 4 1,190 46
下表显示了该测试结果


  大多数乙肝表面抗原(r-HBsAg)在洗脱1中即可获得,蛋白质检测结果表明,一步纯化的乙肝表面抗原(r-HBsAg)经洗涤剂洗脱浓缩。结果表明,Cellufine MAX AminoButyl可用于纯化VLPs。


dot

混合模式色谱填料
Cellufine™ MAX IB

混合模式填料, Cellufine™ MAX IB 专门用于蛋白A步骤后的单克隆抗体(Mab)的纯化。這款填料是通過在繊維素基球表面的耐盐多胺基団上部分的修飾了丁基。这种配体设计理念可以灵活地将Cellufine MAX IB应用于生物制药纯化的广泛领域。


Cellufine MAX IB的配体结构如图1所示

Cellufine MAX IB

Cellufine MAX AminoButyl
图1 Cellufine MAX IB的配体结构

Cellufine MAX IB的规格和特性描述于下表中
性能 数值
基质 高度交联的纤维素
粒径 平均 90 µm
显微镜检查 < 5 %
离子交换容量 0.10 - 0.16 meq/ml
BSA吸附容量 ≥ 60 mg/ml
工作压力 < 0.3 MPa


dot


Cellufine™MAX IB应用

  Cellufine MAX IB可用作Mab阴离子(流穿)纯化模式。 将Cellufine MAX IB装入5mmID×13.5cmL(2.65mL)层析柱中,用20mM Tris-HCL pH7.0的缓冲液平衡,流速为1.325mL / min(407cm / h)。 在通过rProtein A柱初始捕获后,将得到的60mM乙酸pH 3.5的洗脱样品在pH 3.4下保持60分钟进行病毒灭活。在该步骤之后,将样品(18.0mg / mL Mab)用Tris调节pH至pH7.0,用NaCl调电导率为6mS /cm或用上样缓冲液稀释调节。 在经过0.22μM过滤后,将澄清样品以150mg Mab / mL介质加载到MAX IB层析柱上,收集流穿+洗涤部分。 CHO-HCP、dsDNA(HCD)、浸出的rProtein A和聚集体的去除效果显示在下表1中。 以下为Cellufine MAX IB,MAX Q-h和聚合物改性琼脂糖Q竞争性介质,采用流穿纯化模式。

表1,使用Cellufine MAX IB和两种不同的聚合物改性的Q IEX树脂进行的两步Mab纯化
Cellufine MAX IB

[致謝]
这项开发和生产用于下一代治疗和诊断药物的关键技术研究得到了日本经济産業省(METI)和日本医療研究開発機構(AMED)两个部门的关键技术的部分支持。


dot


化学稳定性和在线清洗
  纤维素作为具有化学和物理稳定性的天然产物是众所周知的,由于Cellufine来自纤维素,因而它对化学品的腐蚀性和酸性溶液也具有良好的稳定性。 所有Cellufine填料可以用0.5M NaOH溶液进行CIP清洗。使用过的填料清洗后放置在2-25℃的20%乙醇中保存。


| 主页 | 产品 | 技术信息 | 技术应用 | 产品目录 | 经常问的问题 | 咨询 | 空层析柱 |
| 日文(Japanese) | 英文(English) |
| JNC corporation TOP |
Copyright © 2011 JNC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