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描述如下。请在联系我们之前进行检查。

Cellufine相关的疑问


Q Cellufine 可以与有机溶剂(例如己烷,氯仿,乙酸乙酯等)一起使用吗?
A Cellufine具有良好的亲水性,设定它在水系环境中使用。由于它是Cellulose(纤维素),因此可能对某些有机溶剂具有耐受力,但不能保证可以一起使用。

Q 是否可以申请用于药品生产及研究的试用装样品?
A 可以提供用于筛选检查的试用装样品。如有需要,请通过以下邮件地址与我们取得联系。
联系我们

Q 除了生物制药以外,您还有其他应用案例吗?
A 还有应用于食品添加剂、多糖类的提纯等。

Q Cellufine可以在GMP生产设备上使用吗?
A 可以,许多制药厂家都在使用Cellufine 。

Q Cellufine的使用寿命大约是多少次?
A 我们对Cellufine进行了100次CIP清洗验证,确认其是否存在劣化。而清洁溶液(CIP试剂)的稳定性取决于产品(配基结构),另外,实际的重复使用次数也取决于客户的使用条件。

Q 在哪里可以买到Cellufine?
A 可以通过中国的贸易公司购买。 请检查下面的链接以获取详细信息。
联系我们

Q Cellufine可以适用于生产吗?
A 可以适用。

Q 如何进行层析柱线性放大和缩小?
A 保持层析柱高度不变,通过增加层析柱内径进行线性放大。如要保持吸附能力不发生变化,还需保持运行流量不变。如线速度(cm/h)或停留时间(min)是恒定的,则吸附量不变并且可以实现稳定的放大。

线速度和停留时间可以通过以下公式计算。
1. 线速度[ cm / h] =流速[ml / min] / 柱截面积[cm2] x 60
2. 停留时间[min] =色谱柱体积[cm3] /流速[ml / min]

回到顶部


产品特点相关的疑问


Q 由于硫酸根基团,Cellufine Sulfate的配体带负电。与诸如Cellufine MAX SS-500 的强阳离子交换色谱介质有什么区别?
A 由于Cellufine Sulfate的硫酸盐配基带负电,因而具有一定离子交换的特性。但由于间隔臂和基础微球的排阻极限与强阳离子交换介质不同,而且Cellufine Sulfate的配体主要分布在微球表面,与强阳离子交换填料不同,即使在高盐浓度(如0.1M NaCl)下,吸附的病毒样品也不会被洗脱。而蛋白质在这些条件下易被洗脱,因此Cellufine Sulfate具有用于病毒和蛋白质分离的最佳表面配体分布。另外,由于带负电,因此不会吸附样品中的DNA和内毒素。这也是Cellufine Sulfate被世界各地的制药厂商广泛使用的原因。

Q ET Clean(内毒素亲和介质)是否可以去除单克隆抗体中的内毒素残留?
A 下面有一个ET Clean应用于γ球蛋白内毒素去除的案例。如有需要请查看链接获取详细信息。
ET Clean技术数据表

Q ET clean有S/L两种类型,请问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A 两者配体是相同的,不同之处在于两者的基础微球孔径大小不同。

 1. Cellufine ET Clean S
孔径小,目标产物等不进入介质内水区域。因此,填料几乎没有非特异性吸附,具有优异的回收率特性。

2. Cellufine ET Clean L 
孔径大,目标产物等可进入介质内水区域。因此,它显示出比ET Clean S更多的离子交换蛋白吸附活性。由于表面积大,具有更高的内毒素吸附载量。

Q 四种类型的强阳离子交换介质Cellufine MAX S-h、Cellufine MAX S-r、Cellufine MAX GS和Cellufine S-500分别有什么区别?
A 四种类型的填料都有磺酸基,但基础微球各不不同。

1. Cellufine MAX S-h
是一款高交联的纤维素亲和介质,可实现高流速和高吸附能力。在以球蛋白为模型蛋白的吸附实验中,吸附量可达到200mg/mL,相较Cellufine MAX S-r具有更高的载量。特别是在球蛋白等电点不同的集合体时,需要大量洗脱液进行洗脱,但是单一等电点的蛋白质时,会显示出优异的分辨率。末尾的“h”代表high capacity(高吸附性)。

2. Cellufine MAX S-r
是一款高交联的纤维素亲和介质,可实现高流速和高吸附能力。吸附能力低于Cellufine MAX S-h,但显示出优异的分辨率。末尾的“r”代表resolution(分辨率)。

3. Cellufine MAX GS  
是一款高交联的纤维素亲和介质,可实现高流速和高吸附能力。具有高流速和高载量的特性。配体通过特有的接枝聚合物修饰,即使在高盐浓度条件下,也显示出优异的吸附性和分离性。尤其从单克隆抗体中去除二聚体或多聚体时,与普通的强阳离子交换介质相比,Cellufine MAX GS具有更出众的分离性能。

4. Cellufine S-500  
属于常规型强阳离子交换介质。

Q Cellufine对于NaOH溶液的耐受性如何?
A 不同类型的介质具有不同的耐受性,主要取决于介质的配体。离子交换、凝胶过滤和亲和层析填料,都可耐受0.5M NaOH。如需详细信息,请联系我们。

Q 三种类型的强阴离子交换介质Cellufine MAX Q-h、Cellufine MAX Q-r和Cellufine Q-500分别有什么区别?
A 特点介绍如下。

1. Cellufine MAX Q-h
是一款高交联的纤维素亲和介质,可实现高流速和高吸附能力。在以牛血清白蛋白(BSA)为模型蛋白的吸附实验中,吸附量可达到200mg/mL,相较Cellufine MAX Q-r具有更好的吸附性,末尾的“h”代表high capacity(高吸附性)。

2. Cellufine MAX Q-r
是一款高交联的纤维素亲和介质,可实现高流速和高吸附能力。吸附能力虽然低于Cellufine MAX Q-h,但却显示出优异的分辨率,末尾的“r”代表resolution(分辨率)。

3. Cellufine Q-500
与通常的强阴离子交换介质相比,其具有独特的配体结构,在高盐浓度下具有很高的吸附能力。

Q 阴离子交换介质A-200、A-500和A-800分别有什么区别?
A 孔径存在差异。每种填料具有不同的特性。

1. Cellufine A-200
属于小孔径介质,目标产物主要在微球表面进行吸附,具有良好的分辨率。

2. Cellufine A-500
属于常规型阴离子交换介质。

3. Cellufine A-800
属于大孔径介质,对分子量较大的目标产物(如甲状腺球蛋白660KDa)具有良好的吸附效果。

Q Cellufine可以在低温条件下使用吗?
A 可以。Cellufine可以在低温条件下使用,但需注意流动相在低温下粘度增加的影响,同时在低温条件下使用疏水介质和高盐buffer时还需考虑流动相中可能发生无机盐析出。

回到顶部


装柱的疑问


Q 请问Cellufine介质装填到层析柱后的理论塔板数(柱效)是多少?
A 最佳填充情况取决于生产设备。根据敝司的实验数据,Cellufine介质装填层析柱后的柱效为为3000N/m至6000N/m。理论塔板数也因产品而异。

回到顶部


病毒和疫苗纯化的疑问


Q Cellufine Sulfate、Cellufine MAX DexS-VirS 和Cellufine MAX DexS-HbP都可用于病毒疫苗纯化,它们各有什么特点?
A Cellufine Sulfate、Cellufine MAX DexS-VirS 和Cellufine MAX DexS-HbP都是以硫酸酯作为配体,其特征如下。

1. Cellufine Sulfate
Cellufine Sulfate是一款常规纤维素亲和介质,配体硫酸酯主要固定在微球表面,纯化时目标产物不进入微球内水,吸附与解吸附都在微球表面进行,因而具有非常低的非特异性吸附和良好的分辨率。Cellufine Sulfate被许多制药厂商广泛应用于疫苗的分离纯化。

2. Cellufine MAX DexS-VirS
以硫酸葡聚糖作为配体。大孔径使得目标产物可以进入微球内部。由于是高度交联的,因此具有高耐压性和透液性。由于较大的颗粒表面积,病毒的吸附能力要比Cellufine Sulfate更高。

3. Cellufine MAX DexS-HbP
是以硫酸葡聚糖作为配体。大孔径使得目标产物可以进入微球内部。由于是高度交联的,因此具有高耐压性和透液性。不同之处在于修饰的配体的密度与Cellufine MAX DexS-VirS不同。独特的配体密度使得Cellufine MAX DexS-HbP更易结合与肝素具有亲和性的蛋白。

Q Cellufine Sulfate可以用于杆状病毒的分离纯化吗?
A 目前暂时没有Cellufine Sulfate纯化杆状病毒的应用案例,但是有报道使用肝素亲和介质纯化杆状病毒。Cellufine Sulfate配体是一款化学合成的类肝素硫酸酯,其具一定有肝素亲和介质的特性,理论上是可以用于杆状病毒的分离纯化。

Q Cellufine Sulfate主要是纯化灭活病毒还是活病毒?可以用于病毒外壳蛋白质的纯化吗?
A 对于灭活病毒和活病毒Cellufine Sulfate都有纯化案例。关于病毒外壳蛋白质的纯化,有案例使用Cellufine Sulfate进行分离纯化,但具体是否适用于您的产品,还需进行实验验证。

Q Cellufine SulfateCellufine MAX DexS-VirS主要可以纯化哪些病毒产品?
A 可用于包膜病毒和肝素结合病毒的分离纯化。已报道的产品包含流感病毒、狂犬病毒、冠状病毒、人免疫缺陷病毒、慢病毒载体、日本脑炎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登革热病毒、单纯疱疹病毒、型肝炎病毒等。腺相关病毒尽管它没有包膜,但据报道Cellufine Sulfate也对其有良好的吸附效果。

Q Cellufine Sulfate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具有吸附性吗?
A 已知报道肝素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吸附性,Cellufine Sulfate配体是一款化学合成的类肝素硫酸酯,其具一定有肝素亲和介质的特性,理论上对新冠病毒SARS-CoV-2同样具有吸附性。

Q 用Cellufine Sulfate纯化通过细胞培养制备的病毒时应注意哪些要点?
A 首先细胞培养制备的病毒其宿主细胞的DNA可能会影响病毒的吸附,但由于DNA带负电荷,与Cellufine Sulfate所带电荷相同,因此不会吸附到硫酸酯基团的Cellufine Sulfate上。如果病毒吸附了宿主DNA,则可能会消除正电荷。在这种情况下,病毒可能无法正常吸附,我们可以通过用适当的缓冲液稀释样品来解决这个问题。

Q Cellufine Sulfate的吸附缓冲液推荐使用什么体系的比较好?
A 10mM磷酸盐缓冲液+0.15M氯化钠、pH7.0是Cellufine Sulfate的常用缓冲液,由于Cellufine Sulfate纯化病毒基本都是在中性pH和低盐条件下进行,非常有利于病毒活性的维持。

回到顶部



| 主页 | 产品 | 技术信息 | 技术应用 | 产品目录 | 经常问的问题 | 咨询 | 空层析柱 |
| 日文(Japanese) | 英文(English) |
| JNC corporation TOP |
Copyright © 2011 JNC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